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艺苑

春来忆故乡

时间:2019-04-10 信息来源:五分局 作者:张摇 字号:[ ] 分享

这些天,丹东连着下了几场雨。雨不算大,柔柔的、绵绵的雨丝,悄然而下,润物无声。坐在办公室里向外望去,窗子上结了一层淡淡的雾气,称得窗外的风景如梦境一般飘渺。偶尔会有几个行人从窗前漫步而过,不徐不疾,淡定从容,也不曾打伞,任由那如丝的细雨落在发梢、脸颊乃至衣衫,仿若要洗去一身的尘埃。

这个时节的丹东,乍暖还寒。只是对面小坡上的青草芽子已耐不住“寂寞”了,沉寂了一个冬天的它们,早已“蠢蠢欲动”,努力着要破土而出;路边的柳树、桃树、银杏树也结出了小小的叶苞,或许,这场雨之后就会抽出嫩绿的叶芽。一次生命的轮回又开始了!

在这里生活了近一年的时间,对这个城市已经慢慢地生起了喜爱之情。只是每到小雨斜飞的季节,总会勾起我淡淡的思乡之情。大概,这样的季节,四季轮回的起始,一个新的开端,总会让人忆起最初的起点,故乡,便在淅淅沥沥的春雨逐渐清晰起来。

我的故乡蒲城位于中原腹地,黄河之畔的千年古城。想想从高中毕业之后,我便北上求学,继而加入六局工作,一晃五年的时间过去了,故乡已经逐渐变成了车票上的一个坐标。每次都匆匆而归又匆匆离别,于它我似乎成了一个过客,只是那深扎在它“怀里”的情感和与它牵扯的记忆,总会让我睹物而思,不绵不绝。

故乡的春天应该比这里要早一些,芦苇应该已经探出了头,槐树也快开花了吧,不知村口干涸的池塘是否又盈满了春水,农耕也要开始了吧!

其实,作为农村的娃,小时候的我最喜欢的是冬天,不用做任何的农活,而对于春天是有点不喜的,因为冬季过后,田里既要灌溉又要施肥,作为家里的小男人我是逃不过的。

不管这一冬里雪多还是雪少,都满足不了生长中幼苗的需求。一到春季,一望无际的原野里是一拢一拢整齐却稍显怏怏的麦苗,各家各户都开始了灌溉,我也跟着家里充当一个可有可无的苦力,光着脚丫在依旧略带寒意的水里跑来跑去,做好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的任务。

灌溉完不久紧接着就要施肥了。记得那时施肥的工具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,大都靠人力施肥。我常常干了一会儿就大声喊着累,然后把活扔给哥哥,自己跑到地头的树底下,揪一根细草茎去钓“吊死鬼”,或叼着草茎躺在地上看天空中归来的候鸟飞来飞去,幻想着十年后的自己。

除去那几天“痛苦”的劳动外,其实故乡的春天还是充满了乐趣的,房前屋后、树上树下、河里河外都是我和伙伴们的乐园。

那时还没有繁重的学业,没有生活的重担和工作的压力,有的只是欢乐。每天约上几个小伙伴一起去野外采各种不知名的小花,然后夹到书本中制作成简易的标本;去野外刚萌芽的草地里,寻找一种叫“茅针”的草,抽出里边的嫩茎,品尝里边白白嫩嫩的芯,一脸的满足;偶尔也会爬到树上抓一把甜丝丝的槐花,那是最可口的零食。

记忆中故乡的春,不是桃花十里,而是房前屋后随处可见的槐花,就连空气中弥漫的也是淡淡的槐花的清香。最高兴地是爬到树上采槐花,因为可以光明正大的爬到树上,释放我那属于捣蛋鬼的天性和本能。槐树到处都是,枝叶繁茂,一簇簇的槐花挂在枝头,诱人的香气招引着许多的蜜蜂前来采蜜。低处的槐花早已被先到的邻居摘了个精光,唯有更高处的才更香甜。

在腰间别上一把镰刀,我就像只猴子似的爬了上去,把一簇簇的槐花摘下来丢倒树下,妈妈负责在下面接应,把槐花拾掇好,放到事先准备的篮子里。身边的蜜蜂被我惊扰,嗡嗡地叫着,舍不得离去却又不敢靠近。只吓得妈妈连连训斥,让我小心点儿,够不着了就赶紧下来,不要冒险。我也不管,随口应和一声便又一心一意地摘着槐花,偶尔被刺扎出了血也满不在乎。回到家后,晾干水分,无论是拌上面粉清蒸还是做成馅儿包包子,都是不可言喻的美食,至今想来仍回味无穷。

春季来临,我家院子东边的池塘中,一株株笔直纤细的芦苇在春水地涌动中直插天际,似一个个等待将军检阅的战士,又似一个个体态妖娆的舞者,在春风中摇曳身姿。不时还有飞累的麻雀在上边驻足、停歇,或是不知从何处归来的水鸟在更密集处筑起了巢;南归的燕子也开始在屋檐下筑巢了,沉眠了一冬的青蛙叫出了苏醒后的第一声蛙鸣……

我们一大群孩子在不知道谁家的麦地里疯了似地追逐、打闹,被土地的主人呵斥追赶便做着鬼脸一哄而散,主人家气极了,还可能告到家里,回家后又免不了一顿揍。

玩得累了就会爬到屋后池塘边上一颗斜着生长的大柳树上边,趴在粗大的树干上,吹着暖暖的春风,望着身下碧波荡漾的湖面,拨动着手边一直垂到湖面的修长柳条,逗弄着偶尔经过的小鱼。也会折一节手指粗细的柳枝,用力地拧动后,抽出里边白色的内干,只留外边的一层皮儿,做成简易的口哨,相互之间比着谁做得更好看,吹得更加响亮,那或低沉或嘹亮或尖锐的哨声,在那些春天里传出去很远,很远……

故乡啊,原来我有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和过往在你的沃土中升腾,让我如何不想你,如何不爱你;时光啊,果然是让人追赶不及的东西,蓦然回首,赤脚豁牙的小小身影转头与我相视,那是故乡里的我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